2008年11月7日

旅行中的爭執 -火車環島05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這是旅行中的第一次小爭執,下了泰安火車站,隨口問了安,要去那兒,她說:泰安舊站,我接著問:該往那邊走,她回說她不知道,聽到時心裏有點不高興了,怎麼查了資料想去那,結果又不知該往那走......。

在新幹線火車民宿繞了一下,熱愛鐵道的火車迷,無意間衝動的念頭,買下四間廢棄車廂,從此開始了與火車的不解之緣,做起了火車民宿。順手拿了張簡介,剛好上頭有簡單的地圖,就氣呼呼往泰安舊站的方向走了,安跟在後面,似乎感受到我的情緒,也板著臉孔,我們倆開始不說話了,就自顧的往前走著。












開始生氣的是我,放心不下安的也是我。我偶爾會回頭看看安是否有跟上,突然間安消失在我背後,我停了約半分鐘,就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,尋著聲音往回走,原來安拿著相機,只顧拍田邊的小水閘,不知不覺走到了水閘開關邊的矮牆上,走得上去,卻不敢往回走了,只等著我拉著她的手走回來,說她腳都軟了(我心想,她就算跳到溝裏,水位也不過大腿高,只是牆高與水面落差大概有一公尺吧!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也因為這意外的插曲,化解了我們倆的冷戰,又一起看著畫得不太仔細的地圖,似乎是沿著堤防走就可以到舊站了。就這麼走著走著,走上了石頭堆砌的堤防,居然就來到廢棄的花樑鋼橋鐵道口,這是個意外發現且少有人煙沓至的感覺,站在花樑鋼橋的鐵道上彷彿火車會從某一頭駛來,發出響亮的叭叭聲,順著鐵道往下走,應該就會到泰安舊站了,刺眼的陽光不斷的曬在頭上,感覺像頂著火爐在走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看到了!泰安舊站的月台,靜靜的等在那,月台有頂棚檔著,透露著些許的陰涼,一切似乎是那樣的平靜,它彷彿等在那很久了,也似乎在告訴我,很久沒有人來了,也更久沒人在這兒搭火車了,它悶著了,想告訴我一堆過去的輝煌歷史,在月台上佇足許久,轉身下了樓梯,往出口走去,經過了一個長廊,以乎聽到它說:感受到我不一樣的地方了嗎?我心中訝異著,怎麼剛才不是下了樓梯,這會兒怎麼直接到了候車室與售票口,外面就是馬路,好奇妙的一個舊火車站結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在候車室坐著,靜靜的感受它想說的故事:每條鐵路在過去都揹負著不同的重責大任,但隨著時光的流逝,在完成階段性任務後,種種的原因,不得不將它癈站。隨著轉型的經營,它變成了觀光景點,人潮慢慢回流,開始發現這小站的優美與特色。

我離開了,
它還是靜靜的在那,
靜靜的。

等我下次的拜訪,或許我再看到它時,它又老了好幾十歲,可能月台上少了張椅子,可能窗子破了個洞,或是牆上被人留下了字跡,但它永遠不會說什麼,只是靜靜的在等待時間的流逝與懂得欣賞它的人的出現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 則留言:

kavu 提到...

有一件跟這個車站有關的事情
我ㄧ輩子都忘不了
中學時代到這裡玩耍時
走到售票口一看
售票員叫做 范良桶

蘑菇泥 提到...

那我希望剪票員的名字叫 蔡依婉,這樣就完美囉!

旅行,會發現真正的自我,也會發現別人的小秘密 ^____^